Search

陳士駿加入合夥人行列!SparkLabs Taipei 為新創注入國際化所需資金與資源



走進創投加速器 SparkLabs Taipei 位於 TTA(Taiwan Tech Arena) 台灣科技新創基地的辦公空間,在這個新創協作空間,科技新創的靈活品格自然地被呈現,進駐單位多延攬有不少外國專業人士,多種語言交錯,使整個辦公空間國際感十足。


SparkLabs 是源自矽谷的創投基金,2012 年起在韓國首爾創立第一個 SparkLabs 加速器後,逐漸擴建自身的國際加速器網絡,同時於美國矽谷、舊金山、華盛頓、新加坡、澳洲、香港等地有當地合夥人,在全球進行種子輪投資並輔導加速。SparkLabs 於 2018 年正式啟動台北計畫,負責人也就是曾任新創 Whoscall(Gogolook)營運長的邱彥錡(Edgar Chiu)。在 Whoscall 被韓商 Naver 集團收購後,韓國總部看重其豐富的國際市場經驗,因此邀請他擔任台灣區總經理一職,協助拓展海外市場。憑藉自身的產業經驗,邱彥錡企圖透過 SparkLabs Taipei 協助台灣新創團隊進入他國市場,目標 IPO 或被收購。


台灣少數「創投」加速器,入選團隊可獲四萬美金投資


作為一國際創投加速器,SparkLabs Taipei 遵循美規加速器營運模式,一個加速期約落在三個月,凡中選團隊即能獲得 4 萬美元的直接投資,且最多佔 6% 股份。與一般創投機構不同的是,加速器帶有 Mentor、Training、Coaching 三項資源,相較之下並非純財務型投資,入選團隊能透過加速器串連集團於矽谷、新加坡、日本、韓國、香港、倫敦等豐沛投資人與企業高階主管人脈。


創投基金方面,SparkLabs Taipei 現正營運的第一檔基金由台灣上市公司,包括中國信託、104 人力銀行,以及新加坡 Bravovia Capital 與國內外台裔天使投資人等共同投資。「我們希望在五年內投資 80 間新創,一年半時間不到已投資 18 間新創的速度來看,是非常有機會的。」邱彥錡指出,目前在台灣有帶投資、且多方面引進國際資源的加速器並不多,SparkLabs Taipei 希望借重矽谷的營運模式,將影響力觸及本地創業者及創業生態。


「當然,不會所有新創都需要加速器,」邱彥錡補充,對於初創業者而言,加速器網絡可快速協助建立人脈、串連資源、減少時間浪費。有別於純財務型投資機構及一般加速/育成機構,參與 SparkLabs Taipei 能同時得到資源注入與財務投資,協助承擔公司前期發展所需資金缺口,包括聘僱員工、辦公室空間、產品研發、商務拓展、市場行銷、雲端資源等。「資源的補給和金錢的注入是共存的,4 萬元美金折合台幣約 120 萬到 130 萬,這是我們設計的,足夠台灣早期新創活四到六個月無虞。」


除了資金注入外,SparkLabs Taipei 亦會於加速期間提供免費辦公空間、培訓課程、且可與來自矽谷、倫敦、以色列、新加坡、韓國、日本、香港等地導師交流,平均每個團隊會配 3-6 位導師;除此之外,入選團隊亦能於 Demo Day 上向國際投資人、跨國企業進行加速期成果展示、尋求接續投資並及規模化擴張的可能,而過去參與 SparkLabs 加速計劃的新創公司中有超過 79% 獲得接續投資 (follow-on investment)。


偏好投資具國際發展潛力新創,創業第一天就目標 go global!


SparkLabs Taipei 每半年會公開徵選,以營運至今的投資、加速的效率來看,算是台灣蠻活躍的早期投資機構。邱彥錡分享,入選即投資的策略會將投資人與創業家綁得更加緊密,「我們時常聽到,創投因為創業家的成功而成功,卻沒有因為哪一個創投的成功,連帶使創業家成功。」他提到,創投加速器內創投與創業家之間,存在榮辱與共的革命情感。


然而,什麼樣的團隊是 SparkLabs Taipei 想看的呢?


「我們看團隊的通則是:與數據相關且具有國際發展潛力。」SparkLabs Taipei 管理合夥人邱彥錡指出,很多人認為加速器主要招收從 0 到 1 的團隊,但他認為,新創團隊從 0 到 1 的關鍵是創業者是否準備好打國際市場。許多台灣創業家在早期沒有前進國際市場的計畫,原因在於:台灣腹地即便不大,卻也不像新加坡、香港、以色列那麼侷限,因此不容易催生危機意識;但另一方面,台灣的市場規模、人口數也不比東南亞市場,滿足內需仍顯不足,往往不會出現爆發性成長的新創公司


因此,邱彥錡傾向選擇已有國際化發展經歷,不一定要在早期便做好完整跨境規劃,但必得處於「即將」、「正在」或「剛開始」探索國際市場的階段,他提到:「這種看法與我過去的創業歷程有關,Whoscall 在創業第一天就目標全球,對我而言,創業第一天放眼的『目標客戶是誰』、『設定哪些市場』是最重要的,因為你設定台灣市場亦或國際市場,未來所需人才、策略及合作夥伴皆有所不同。」


比起面向太小的痛點,創業者是否找到且解決有意義的( Meaningful )問題更為實際,所謂「有意義的問題」意即這個問題真實存在,而非創辦人自行想像的。在 SparkLabs Taipei 徵選過程中,會去觀察創辦人解決問題的潛力,團隊成員是否具獨特背景、技術,創辦人及共同創辦人的相關產業經驗,且最終得以變現的商業模式是否創新。若以上幾點皆滿足,表示團隊已在既有問題上祭出解決方案,此時便可參考直至目前的營運成果。「也許銷售成績不會反映在財報數字上,但仍會有產品、MVP prototype、具體流量能做參考,最好能提供初步的使用者回饋。」邱彥錡解釋,加速器並非無條件地幫助創業者將散亂的零配件組裝成車,而是協助他們優化一台還堪用的車。


他提到:「SparkLabs Taipei 有投資產品尚未正式上線便申請加速計畫的創業家,我們看中的就是執行力。由於 SparkLabs Taipei 不是純財務型的投資機構,因此會考量在團隊成長過程中是否有我們能夠提供協助之處,包括如何幫助創業者進行使用者驗證、產品設計與規劃、市場拓張,以及到後面發展拓展商務模式、找到國際企業合作等。」


打造共享資源與經驗的循環:網羅矽谷成功創業家進駐


「在台灣鮮少有具成功經驗的創業家回過頭來幫助新進創業者,但這在矽谷很常見,我希望打造這種循環。」邱彥錡提出 SparkLabs Taipei 的展望,參與加速器的導師、投資人過去皆成功賣掉公司、與大量國際創投接觸等經驗,因次更能切身體會創業甘苦,為期三個月的加速計畫,參與的創業團隊能接觸來自世界各地的頂尖人才,包括紐約金融業的創投、矽谷台裔成功出場創業家,透過人脈的引薦、創業輔導協助新進創業者更快地進入海外市場。


目前,包括 YouTube 共同創辦人陳士駿(Steve Chen)Kabam 共同創辦人周凱文(Kevin Chou)、以及 Red Octane(Guitar Hero)共同創辦人黃中彥(Charles Huang)與黃中凱(Kai Huang)皆深度參與加速計畫,其中,陳士駿自 2019 年回台定居起,除了擔任創業導師之外,同時也是 SparkLabs Taipei 的 Venture Partner 之一。



除了串連海外台裔成功創業家、創投資源外,SparkLabs Taipei 也透過遍佈全球的社群連結,串接矽谷、韓國、新加坡等地國際企業,堅持以國際加速器的身份協助台灣團隊能從故鄉發跡,邱彥錡認為,藉此加速計畫,希望讓科技新創的總部可續留台灣,同時也避免人才外流,吸引更多國際資金進駐。「除了主要招收台灣團隊外,我們每期仍保留至多 20% 的席次給國際團隊進駐,一方面協助國外新創於台灣尋找 RD 人才、作為未來前進東北亞、東南亞的基地,也可以增加同期團隊的多樣性。」他補充道。


如何避免快速海外擴張風險?建立在地人脈!


SparkLabs Taipei 目標將台灣團隊帶往國際、快速擴張,因此於韓國、香港、新加坡、澳洲、華盛頓等相對應的加速器,可以具體幫助團隊前往海外市場,當地的合作夥伴會提供相對應的資源。


近年來,不少快速海外擴張的創業公司因法規不適應、財務困難、錯估當地情勢、錯誤營運模式等狀況導致失敗收場,面對海外市場的不明變因,使許多創業團隊不敢冒進,而眾多案例當中顯示,新創快速海外發展的最大挑戰在於地區與地區間的資訊不透明、以及服務在地化程度不足,無法適應不同市場需求。也因此,如何在快速擴張的過程中避免水土不服所造成的風險,是 SparkLabs Taipei 協助團隊前進海外時的首要命題。對此,邱彥錡認為出海必有風險,因應用場景、使用者習慣的不同更容易出現「預期落差」,他認為,海外擴張有兩個致勝關鍵:第一,必須確保在地人的接應,人脈的建立可以減緩資訊落差、並提供當地產業觀察洞見;第二,你是否有辦法組織在地團隊,聘請足夠了解當地市場的中高階主管。而 SparkLabs Taipei 可在人脈上給予相當的協助。


談及新創「如何」以及「是否」選擇出海,邱彥錡答到:「我不會特別鼓勵你去哪裡,更重要的是『你解決的問題分布在哪些國家』,如果這些地方我們有相對應的資源,包括投資人、大企業,我們就直接引薦,如果沒有也無妨,我們會跟著創業家一起去 BD (商務開發) 海外市場,因為唯有我們跟著創業家一起解決、一起成長,才會真正改變創業家體質和創業圈氛圍。」


Origin: https://bit.ly/2V9xnV3

10 views
  • Facebook
  • LinkedIn
  • Instagram
  • Twitter
  • YouTube

© 2020 SparkLabs Taipei. All rights reserved.